OG真人视讯

農產品上行 還要邁幾道坎?--美麗鄉村--OG真人視訊

2019年03月14日09:33  來源:農民日報
 
原標題:農產品上行,還要邁幾道坎?

近年來,我國農村電子商務發展迅猛,不僅讓農民享受到網絡購物的便利與實惠,也讓不少農產品通過網絡“進了城”,打通了“工業品下行-農產品上行”的雙向流通渠道。但我們也看到,相較于“工業品下行”,“農產品上行”的比例仍比較低。今年中央一號文件提出,繼續開展電子商務進農村綜合示范,實施“互聯網+”農產品出村進城工程。如何幫助農民把更多更好的農產品賣出村、促進農民增收?兩會代表委員有話說。

鄉村振興,產業興旺是重點。產業是發展的根基,產業興旺,農民收入才能穩定增長。隨著互聯網技術的發展,在很多地區,“工業品下行”已形成了一定規模,可是“農產品上行”還面臨著諸多困難和挑戰,農產品滯銷事件時有發生。

破解農產品上行難題,是推動鄉村產業振興、構建精準扶貧長效機制的關鍵。如何讓農產品順利地走出田間地頭,走向城市消費市場,走上城市居民的餐桌?兩會期間,代表委員就這一話題進行了討論。

過產品關—提高組織化程度

“農產品上行是實現農村產業振興的關鍵問題。在不少地方,農業產業同質化嚴重,農民生產得越多,銷量越低。農產品上行問題不解決,依靠產業精準扶貧、讓農民脫貧致富就無從談起。”全國人大代表、四川省廣元市蒼溪縣岫云村黨支部書記李君說。

全國人大代表、山西省農業科學院副院長王娟玲深有感觸。“山西省有900萬畝核桃,云南、新疆、四川等地種植了6000萬畝,目前大部分尚未到達盛產期,市場就已經飽和了。”王娟玲說,“建議國家建立統一的農產品供銷信息庫,根據市場科學規劃,讓老百姓不要盲目擴大產量,而是要更加注重品質的提升。”

全國人大代表、遼寧省鐵嶺市農業科學院研究員張艷認為,目前,農村小農戶占比較高,他們要么年齡偏大,要么文化程度不高,銷售能力欠缺。“當前農村空心村多,年輕人都出去打工,留下來的這些人讓他們搞電商,不容易啊。農村現代化迫切需要有專業知識的職業農民。”張艷感慨道。

“單純依靠老百姓解決賣難問題,很難。對此,政府應加強引導,提升品牌價值,鼓勵相關企業成立產業聯盟。”全國人大代表、遼寧省盤山縣太平鎮張家村黨支部書記、村委會主任郭凱介紹,盤錦市的大米、河蟹都非常有名,盤錦大米的生產、銷售企業抱團成立“大米聯盟”,整合了行業資源,實行統一種植、統一品牌,由聯盟統一對接銷售。既保證了大米的安全和品質,促進了新品種研發,又提升了品牌價值,也讓盤錦大米能夠走向全國、走向世界。

全國人大代表、湖南省懷化市麻陽苗族自治縣譚家寨鄉楠木橋村黨支部書記譚澤勇用了近一年的時間,與100余位農民身份人大代表、勞動模范、黨員致富帶頭人充分醞釀,今年提出建立“中國鄉村振興黨員帶頭產業聯盟”的建議。“過去,大家一擁而上發展產業,造成產品過剩,價格上不去,這是因為生產和市場缺乏對接機制。我建議建立產業聯盟,通過跨區聯創、品牌整合、資源共享、市場互通、抱團攻堅,充分發揮鄉村黨員帶頭人和組織的作用,在全國范圍內搭建一個健康有序的互助平臺,為鄉村產業協調發展提供服務。”

破協作關—提升供應鏈服務

2018年,內蒙古自治區赤峰市松山區大廟鎮小廟子村新建了一批設施農業冷棚,反租倒包給村民種植錯峰西紅柿,每個棚為村民增收8000多元。

“我們依托吉林省公主嶺現代農業產業園區,種植了2萬畝西紅柿,面積不小但我們村有底氣、不愁賣。”全國人大代表、小廟子村黨支部書記趙會杰說。

政府應加強產業引導,在基礎設施方面加大投入。“國家應投資建立區域性農產品儲運中心。既可調配各個地區的農產品,農產品銷不出去可以在此儲存,同時,商家收購農產品,也不用一家一戶地找農民收購,直接和儲運中心對接就可以,解決了供需雙方信息不對稱的問題。”全國人大代表、中國科學院亞熱帶農業生態研究所研究員吳金水介紹,在日本,每個鄉都由政府出資建設收購、儲藏、烘干一體化設施。

此外,物流體系的作用也不容忽視。全國政協委員、北京二商集團有限責任公司總工程師唐俊杰說:“2010年國家發改委發布《農產品冷鏈物流發展規劃》以來,冷庫作為農產品冷鏈物流最重要的基礎設施建設發展迅速,總容量從880萬噸猛增至4700萬噸。冷庫的快速發展對促進我國冷鏈產業升級、農民持續增收、保障居民‘菜籃子’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全國人大代表、內蒙古伊利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質量檢測控制中心主任李翠枝告訴記者,在產業鏈中,龍頭企業起著重要的“穩定器”作用。在面臨農產品市場價格波動時,龍頭企業為了維護行業穩定,保障農牧民利益,通過強化與農牧民的風險聯結,幫助抵御市場風險。“在產奶旺季,盡管在訂單之外,伊利也會收購牧民過剩的原料奶加工成奶粉,盡管并不賺錢,但這是企業義不容辭的社會責任。”李翠枝建議,國家應出臺相應政策或工作機制,支持農業龍頭企業穩定發展,帶動農牧民增收。

“當今農村不缺少企業,缺少的是真正服務小農戶、對接小農戶需求、帶動小農戶生產銷售的社會化企業,而這樣的企業在復雜的商業環境中賺錢少、見效慢,很難存活。”李君建議,政府通過持續正向引導加深小農戶與企業之間的信任,同時加大對這類企業的政策和資金傾斜,降低企業負擔,讓企業得到長效發展和健康成長,最終成為連接小農戶和現代化農業的紐帶。

闖品牌關—實行品牌化經營

“種出來、養出來不難,難的是怎么才能銷得出、賣得好,實現扶貧長效機制。”全國人大代表、四川省委書記彭清華說,一旦產銷脫節,將極大影響貧困群眾的脫貧信心。為了解決這一難題,四川省探索建立了四川扶貧公益性標識,貧困村的農產品貼上標識后,再與超市、農貿市場、高校企業食堂等對接,倡導社會以購代捐,為扶貧產品找銷路、為市民餐桌找產品。

“目前,全國各地都成立了規模較大的農產品專業合作社。可是,沒有ISO質量認證、保質期、質量追溯等商品要素,生產出來的農產品并不是商品。”全國人大代表、湖南省婁底市委副書記、市長楊懿文說,現在很多電商下鄉了,可缺少把農副產品變成商品的這一環節,農產品上行的難題仍無法解決。因此,政府應引導農業專業合作社,把規模化組織生產和農產品商品化結合起來,走農業產業化道路。

OG真人视讯 郭凱告訴記者,保護農產品品牌,地方政府的支持必不可少。以五常大米為例,當地建立了公安、質檢等部門多方聯動的機制,以強有力的后盾,保障了五常大米的品牌價值。

“隨著‘互聯網+’深入推進,將對農業產生全方位、深層次、革命性的影響。”全國政協委員、內蒙古蒙草生態環境(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王召明說,產業互聯網有利于重構農資商貿流通體系,運用大數據可以實現農產品的精確化生產和銷售零庫存,拓寬農產品銷售渠道。大數據、云計算、物聯網等技術提高了農業生產科技水平,可為農業生產提供精準數據支持,打造農產品質量監督和追蹤溯源體系。同時,互聯網促進了農戶由分散經營向組織化經營轉變,通過對農產品生產、流通、加工、儲運、服務等全流程的延伸,促進一二三產業的大融合。

李君所在的岫云村從2017年底開始探索“共享養豬”,并聯合附近各村的小農戶,借助互聯網將生豬賣到城市,截至目前,已吸引了2000多戶農戶加入。現在,李君和四川省畜牧科學研究院正為合作探索提升小農戶標準化生產而努力。

“以前農業都講規模化生產,而現代農業應是高質量生產。”李君建議,在各地建設小農戶標準化生產園,統一取得生產資質、制定生產規范并實行品牌化運營,而小農戶可直接利用標準化生產車間進行生產。如此可以有效激發小農戶的生產活力和創造力,讓真正優質的農產品在市場中一路暢通。(記者孫眉姚媛)

(責編:王瑤、張桂貴)
中國農民豐收節新聞網